“当代毕 ”与我国第二次印刷技术革命

北京大学王选科研团队研制的汉字信息处理与激光照排系统,瞄准世界科技前沿,跨越相关领域流行的二代、三代技术,直接研制国外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,发明了汉字信息的数字化存储和输出等引领性原创技术,实现了汉字信息处理的关键核心技术突破,引发了我国报业、印刷出版业以及全球华文报业的技术革命,并出口到世界非华文领域,实现了成果转化和产业化,是自主创新和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的典范。

汉字激光照排 颠覆性技术 产学研结合 K82 A

实现颠覆性技术创新,牢牢把握创新和发展主动权

1997年,美国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克莱顿·克里斯坦森(Clayton Christensen)在《创新者的困境:当新技术使大公司破产》一书中,首次提出了“颠覆性技术(Disruptive Technologies)”一词。颠覆性技术是相对于“渐进性技术”而言的。渐进性技术又称维持性技术,指的是已立足于市场的现存技术。颠覆性技术,是一种另辟蹊径、对已有传统或主流技术途径产生整体或根本性替代效果的技术。

王选发明的汉字信息处理与激光照排技术这一跨越式、引领性原创成果,实现了激光照排对铅排印刷的全面替代,是典型的颠覆性创新技术。

瞄准世界科技前沿,实现技术跨越式发展

王选认为:“科学研究有时可以采取迂回策略,用创新的设计,绕过按常规方式发展会遇到的巨大困难,实现技术发展的跨越,往往能够走一条高效益的、事半功倍的捷径。”

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。但直到20世纪70年代,我国印刷业近百年来使用的一直是“以火熔铅、以铅铸字”的铅字排版和印刷。据统计,当时铸字耗用铅合金达20万吨,铜模200万副,价值人民币60亿元。不但能源消耗大,劳动强度高,污染严重,而且出版效率极低:普通图书从发稿到出版需要一年左右,报刊杂志数量品种也十分缺乏。

当时在美国等西方国家,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,已被应用到印刷出版等多个领域。然而,计算机是西方发明的,它建立在英文基础上,要使计算机能处理汉字,就要解决汉字的数字化、汉字输入和输出以及字形在计算机中存储等一系列问题,也就是汉字的信息处理问题。英文只有26个字母,大小写也不过52个,而汉字字数繁多,《康熙字典》收入的汉字达47000多个,常用字就有6700多个。庞大的信息量使得汉字进入计算机成为世界性难题,甚至有语言学家预言,“计算机时代是汉字的末日”,“要想跟上信息时代的步伐,必须要走汉语拼音化的道路”。

为了改变我国落后的铅排印刷面貌,让汉字跟上信息时代的脚步,使中华文明得以传承与发展,1974年8月,在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下,我国设立了“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”,简称“748工程”,包括三个子项目:汉字精密照排系统、汉字情报检索系统、汉字远传通信系统。该工程被列入国家科学技术发展计划,由原电子部设立“748工程”领导小组,开展具体工作。

1975年初,王选的夫人、北京大学数学系教师陈堃

首页社会